百科知识点-白居易《琵琶行》水下滩训释平议

来源:学大教育    日期:2017-02-21 22:47:40

中国文学博大精深,这其中就有很多知识需要大家去了解,为此下面学大教育网为大家带来百科知识点-白居易《琵琶行》水下滩训释平议,希望大家能够掌握好这些知识,从而更加了解我国的文化。

白居易《琵琶行》“水下滩”训释平议

汪少华

提要白居易《琵琶行》“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中的“水下滩”,因版本异文而产生四种不同的理解与训释:①“水下滩”,②“冰下难”,③“冰下滩”(“滩”指气力尽),④“冰下滩”(“滩”指流动或水奔)。本文认为“水下滩”本自平常,无须深求,自从段玉裁将“幽咽泉流”与“水下滩”捏合一块,且以“属对”刻板要求,从此治丝益棼。本文考证“水下滩”就是“似水从滩上流下的声响”,释作“冰下难”勉强亦通,而释作“冰下滩”无论释“滩”为“气力尽”还是“水奔”、“流动”,都不符合唐诗原意,不能成立。

关键词水下滩冰下难冰下滩《琵琶行》

唐代诗人白居易《琵琶行》通行本有云:“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其中“水下滩”三字,论者注说纷纭,至今莫衷一是。究其所以,就在于因版本的异文而产生的不同理解与训释。请看版本的异文:

①作“水下滩”——明万历三十四年马元调刊本《白氏长庆集》,清康熙四十三年汪立名一隅草堂刊本《白香山诗集》,清康熙四十六年扬州诗局刊本《全唐诗》,明隆庆刊本《文苑英华》;

②作“冰下难”——汪立名一隅草堂刊本《白香山诗集》,扬州诗局刊本《全唐诗》在“水”下注“一作‘冰’”、在“滩”下注“一作‘难’”;北京图书馆藏失名临何焯校一隅草堂刊本《白香山诗集》;

③作“冰下滩”——明隆庆刊本《文苑英华》在“水”下注“一作‘冰’”,《四部丛刊》影印日本那波道圆翻宋本《白氏长庆集》;

④作“水下难”——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宋绍兴本《白氏文集》,清卢文弨《群书拾补》校《白氏文集》。

再看各家的解说(为了说明问题,引用从详):(一)首先对通行本“水下滩”发难的是清代的段玉裁,他在《与阮芸台书》中从属对的角度认为当作“冰下难”:

近读唐诗,校得三事,为先生陈之,有承讹千年而莫之省者……白乐天“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泉流水下滩”不成语,且何以与上句属对?昔年曾谓当作“泉流冰下难”,故下文接以“冰泉冷涩”。“难”与“滑”对,“难”者“滑”之反也。莺语花底,泉流冰下,形容涩滑二境,可谓工绝……凡古书不知何人始缪写流传,遂使千秋不见真面目,至为可惧。唐诗如此,何况乎经史之大哉?

(二)陈寅恪先生(1978)赞同段玉裁说,并且“更申证其义”:

一与本集互证。白氏长庆集陆肆筝云:

霜佩锵还委,冰泉咽复通。

正与琵琶引此句章法文字意义均同也。

二与与此诗有关之微之诗互证。元氏长庆集贰陆琵琶歌中词句与乐天此诗同者多矣。如“霓裳羽衣偏宛转”,“六幺散序多笼撚”,“断弦砉騞层冰裂”诸句,皆是其例。惟其中:

冰泉呜咽流莺涩。(可参元氏长庆集壹柒赠李十二牡丹花片因以饯行七绝“莺涩馀声絮堕风”之句。)

一句实为乐天“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二句演变扩充之所从来。取元诗以校白句,段氏之说,其正确可以无疑。然则读乐天琵琶引,不可不并读微之琵琶歌,其故不仅在两诗意旨之因革,可藉以窥见。且其字句之校勘,亦可取决一是也。

又微之诗作“流莺涩”,而乐天诗作“间关莺语花底滑”者,盖白公既扩一而成二句,若仍作涩,未免两句同说一端,殊嫌重复。白诗以滑与难反对为文,自较元作更精进矣。

又元氏长庆集贰陆何满子歌(原注云:张湖南座为有熊作。)略云:

我来湖外拜君侯,正值灰飞仲春琯。缠绵叠破最殷勤,整顿衣裳颇闲散。冰含远溜咽还通,莺泥晚花啼渐嬾。

又同集壹捌卢头陀诗序云:

元和九年,张中丞领潭之岁,予拜张公于潭。

旧唐书壹伍宪宗记下云:

[元和八年冬十月己巳]以苏州刺史张正甫为湖南观察使。

据此,微之何满子歌作于元和九年春,而乐天琵琶引作于元和十一年秋,是乐天必已见及微之此诗。然则其扩琵琶歌“冰泉呜咽流莺涩”之一句为琵琶引“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之二句,盖亦受微之诗影响。而乐天筝诗之“冰泉咽复通”乃作于大和七年。在其后,不必论矣。

复次,元氏长庆集贰肆新题乐府五弦弹云:

风入春松正凌乱,莺含晓舌怜娇妙。呜呜暗溜咽冰泉,杀杀霜刀涩寒鞘。白氏长庆集贰秦中吟五弦云:

大声麤若散,飒飒风和雨。小声细欲绝,切切鬼神语。

同集叁新乐府五弦弹云:

第五弦声最掩抑。陇水冻咽流不得。(李公垂悲善才“寒泉注射陇水开”句,可与此参证。)五弦并奏君试听。凄凄切切复铮铮。铁击珊瑚一两曲,冰写玉盘千万声。杀声入耳肤血惨。寒气中人肌骨酸。曲终声尽欲半日,四座相对愁无言。座中有一远方士,唧唧咨咨声不已。

寅恪案:元白新乐府此两篇皆作于元和四年,(见新乐府章。)白氏秦中吟亦是乐天于任谏官即左拾遗时所作,(见白氏长庆集壹伤唐衢二首之贰。)俱在乐天作琵琶引以前,亦可供乐天琵琶引中摹写琵琶音调一节之参考者也。

(三)钱钟书先生支持“冰下难”说,且证明从元代开始误为“水下滩”。据周祖譔先生(1999)回忆:

清华中文研究所毕业考试的办法是比较特殊的。它规定在论文答辩之前还得先通过学科考试……1952年6月,我参加学科考试,本校外系请的是钱锺书和历史系周一良先生,外校本系请的是北大俞平伯和游国恩先生。……在这次答辩考试中,钱先生问我的问题是白居易《琵琶行》中的一句“幽咽流泉冰下难”,一本作“水下滩”,哪种本子是正确的?有什么根据?这个问题陈寅恪先生在《元白诗笺证稿》中曾作了详细的考订,我就按其所言作了回答。钱先生说:“很好。但我还要问你,这一版本上的错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瞠目不知所对。钱先生随后列举了不少宋人诗和词中的有关句子,证明宋代流行的本子都作“冰下难”,没有错。到了元人散曲中,开始出现了“水下滩”这样的字眼。可见这一版本上的错误始于元代。

(四)宋红先生(1983)从日本为“冰下难”找到了版本根据:

日本龙门文库所藏清原宣贤笔录《琵琶行》(简称龙本)作:

幽咽泉流冰下难

清原宣贤(1475—1550)是日本室町时代末期的著名学者。……龙本《琵琶行》是他五十五岁至六十九岁之间(1529—1543)——相当于我国明代嘉靖八年至二十二年间的手抄本。龙本“冰下难”比段玉裁的推断早出二百多年。……龙本不是清原宣贤的臆改,而是有版本依据的。

首先,白氏文集在白居易生前即传入日本。白居易七十四岁时,即唐武宗会昌四年(844)四、五月间,日本留学僧惠萼上人在苏州南禅院抄写了白乐天奉纳本。……成书于平安朝时代(794—1192)的世界第一部长篇宫廷小说《源氏物语》和与之同时的著名笔记文学《枕草子》都曾涉及此诗。从白氏文集传入日本之早看来,龙本的祖本完全有可能是早于我国现有最早的南宋绍兴刻本《白氏长庆集》的某一本子。

其次,在龙本之前确有“冰下难”的版本流行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平安朝时代的歌谣集《新撰朗咏集》(大约成书于1070—1140年间)曾将白居易诗抽句改写成日本歌谣,其中“幽咽泉流”一句即作“冰下难”。《新撰朗咏集》成书可能略早于南宋刻本《白氏长庆集》,且与南宋本“水下难”有别。据此可推断,在南宋本之前即有“冰下难”版本在日本流行。《太平记》卷四(据日本学者考证,《太平记》前九回在1280—1356年间即已写成)在形容琵琶音色之妙时亦套用了“莺语”、“泉流”的句子,其中“泉流”句作“冰底难”,应是从“冰下难”演化而来的。由此可知:龙本之前《琵琶行》即有“冰下难”版本流传于日本。这种本子很可能就是龙本的祖本。

(五)蒋礼鸿先生(1982)则不同意段玉裁的观点,认为应作“冰下滩”,“滩”指流动:

我以为段说实在不完全正确,这一句应该依日本那波本作“幽咽泉流冰下滩”。滩字应作流动解。“花底”和“冰下”都是处所词,处所词必然要和动词联系在一起,这两句里可以作动词的只有滑和滩字。《广韵》去声二十八翰:滩,水奔;奴案切,又他丹切。水奔就是水流。泉水在冰下流,泉声被冰所隔,所以幽咽,莺语也因在繁花之中,所以声音也是曲折传达出来的。

(六)郭在贻先生(1985)也不同意段玉裁说,认为应作“冰下滩”,“滩”指气力尽:

首先,水字必是冰字之误,因为“泉流水下”的说法是不通的,泉也是水,不能说水流于水下。从诗的结构来看,上句说“莺语花底”,下句说“泉流冰下”,对应得异常工整。其次再看滩字,段玉裁说“‘泉流冰下滩’不成语(冰当为水——引者注),且何以与上句属对?”这是因为他不知道滩字是唐代的一个俗语词,有其特殊的含义,而按照滩字的一般义训去理解,当然是讲不通了。今按:此滩字乃是气力尽的意思,其本字当为痑,又写作癉。《广韵》上平声二十五寒韵:“痑,力极。”桂馥《札朴》卷九《乡里旧闻·杂言》:“力极曰痑”,注云:“音摊。”《太平广记》册五,卷二一二“资圣寺”条:“稜伽効之力所癉。”力所癉即力尽之意。《敦煌变文集·破魔变文》:“鬼神类,万千般,变化如来气力滩。”气力滩即气力尽。皮日休《上真观》诗:“襹褷风声癬,跁跒地力痑”,则是用本字。字书又有勯字,训为气力尽,当是痑的或体。

“幽咽泉流冰下滩”这句诗中的滩字跟敦煌变文中的那个滩字是一样的意思,都是指的气力尽。泉流冰下,鸣声幽咽,仿佛有气无力的样子,这不是很可以讲得通吗?上句的滑字,状莺语花底之流丽婉转;下句的滩字,写泉流冰下之涩滞濡缓,对仗既工整,文理亦畅达。但是如果不知道滩字有气力尽的意思,这句诗便不好讲,无怪乎段玉裁要说“‘泉流冰下滩’不成语”了(冰当为水——引者注)。至于《全唐诗》在滩字下注云:“一本作难”,这要么是因形近而讹,要么是因后人不懂得滩字的特殊义训而妄改,是不足为据的。

(七)蒋礼鸿先生(1997)此后赞同郭在贻先生的意见:

破魔变文:“鬼神类,万千般,变化如来气力滩。任你前头多变化,如来不动一毛端。”(页349)“气力滩”就是气力尽。……案:玄应《一切经音义》卷十七,俱舍论第一卷音义引《尔雅》释天“涒滩”的李巡注道:“滩,单,尽也。”“单”通作“殚”,“殚”也是尽。《说文》“滩”是“漢鳥”的俗体,“漢鳥,水濡而干也。”又引《诗》“漢鳥其干矣”。水干就是水尽,水尽叫做滩,力尽也叫做滩。

徐复说:以上只推究语源,未说本字。“气力尽”另有专字作“瘅”,《说文》疒部:“瘅,劳病也。”又作“痑”,《广韵》上平声二十五寒:“痑,力极,他干切。”与“滩”同音。“力极”就是“倦极”,都是说的“气力尽”。……郭在贻说:皮日休上真观诗:“襹褷风声癬,跁跒地力痑。”“痑”即“滩”之本字。则是用本字。白居易琵琶行:“幽咽泉流水(当作“冰”)下滩。”“滩”字承幽咽,当亦气力尽之意,段玉裁改为“难”字,失考。礼鸿案:唐玄度《新加九经字样》:“痑,音滩,马病也。今《诗》作啴。”综徐、郭两君之说,“气力滩”的滩字本字当作“瘅”、“痑”、“勯”,是为力尽;“幽咽泉流冰下滩”的滩字即《说文》的“漢鳥”字,是为水尽。两者义类相同而字源非一。琵琶行的“水下滩”,日本那波道圆本作“冰下滩”。欧阳修李留后家闻筝诗:“緜蛮巧啭花间舌,呜咽交流冰下泉。”可证冰字为是。

(八)景凯旋先生(1999)虽然赞同“冰下滩”,但释“滩”为水急:

案段氏谓水下滩不成语,且与上句不属对,此言良是。但若作“泉流冰下难”,一是与下文“冰泉冷涩”同说一端,语义重复;二是从诗歌的语言看,“滑”字形容精妙,而“难”字却非一描写性的词,显得笨拙空泛,并不高明。

案此义与上文“滑”字词性属对,但与下文“冰泉冷涩弦凝绝”的语义仍嫌重复,且据段玉裁《说文》注,水尽乃滩字古义,而白居易此诗多用俗语,如“呕哑嘲哳难为听”即是,这都是人们所熟知的,所以此解仍不免失之牵强。

以上二说都认为“水”当作“冰”,从属对的角度看,这是对的。欧阳修《李留后家闻筝》诗:“緜蛮巧啭花间舌,呜咽交流冰下泉。”亦可证冰字为是。问题在于,此句末字作“难”亦或“滩”字解作水尽,于诗歌意蕴的阐释上都终觉犹有未达。

其实,“滩”字在隋唐时期除了指水滩(他干切)外,还有另外一个用义,即指水急。《广韵·翰韵》:“滩,水奔。”《集韵·换韵》:“滩,水奔流貌。”这大概是隋唐的一个俗语,如吴融《书怀》:“滩响忽高何处雨,松阴自转远山晴。”即是一例。由此可知,《琵琶行》这句诗确实应作“幽咽泉流冰下滩”,意谓水在冰下呜咽而疾流。白居易另有诗《筝》云:“霜佩锵还委,冰泉咽复通。”其友元稹《何满子歌》亦云:“冰含远溜咽还通,莺泥晚花啼渐嬾。”(溜者,急流也)与此句法意义均相似,亦是一证(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考定白作《琵琶行》之前曾见及元诗,盖受其影响,所考良是)。后人或不谙其义,疑“冰下滩”三字不通,遂改为“水下滩”或“冰下难”,从而造成这一难断之公案。

综上所述,不同意通行本“水下滩”而作的新解,集中在“冰下难”或“冰下滩”上,“水下难”则未见赞同。宋红先生(1983)的考证结论是将“冰下难”的版本根据提前到南宋,只是表明“将《琵琶行》正文改作‘冰下难’不能说是纯属臆改,而是有版本可依的”。然而实际上,版本依据在确定这里的孰是孰非中并不能起决定性作用(包括日本的版本根据),因为前揭日本那波道圆翻宋本即作“冰下滩”,而现存南宋绍兴刻本却作“水下难”,偏偏“水下难”则未见学者赞同。钱钟书先生例举不少宋人诗和词中的有关句子,证明宋代流行的本子都作“冰下难”,没有错。到了元人散曲中,开始出现“水下滩”这样的字眼。可见这一版本上的错误始于元代。这一推论恐怕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我们借助李铎博士“全唐诗电子检索系统”,发现“水下滩”这样的字眼并不是到了元人散曲中开始出现,而是唐诗中本来就已经有的(详下)。既然版本依据难以确定取舍,那么就不妨从语言学角度予以判断。

先看“冰下滩”,郭在贻先生(1985)、蒋礼鸿先生(1997)释“滩”为气力尽,景凯旋先生(1999)释“滩”为水急。对于“气力尽”,景凯旋先生(1999)针对《敦煌变文字义通释》,指出“水尽乃滩字古义,而白居易此诗多用俗语”。可是,郭在贻先生(1985)原本并不认为是古义,而恰恰说“滩字是唐代的一个俗语词”,并引《敦煌变文集·破魔变文》为证,还找出唐诗中的本字为“痑”(皮日休《上真观》)。这与景先生所说“这大概是隋唐的一个俗语”的观点没有两样,因而景先生说就不免无的放矢之嫌。实际上,问题的关键是在于:“滩”字固然可能是唐代的一个俗语词,但是“滩”用作“气力尽”在《全唐诗》中却一处也找不到。借助李铎博士“全唐诗电子检索系统”与尹小林先生“国学宝典”统计,《全唐诗》及《全唐诗补编》中“痑”字仅一见(即郭在贻先生所引皮日休《上真观》);“滩”字共出现359处;检阅这359处,没有一处用作“气力尽”的(关于“滩”的用法,下文将作归纳)。另据栾贵明先生等(1994)统计,白居易诗中无“痑”字,“滩”字共出现34次,也没有一处作“气力尽”用的。由此可见,我们只能相信敦煌变文中有作“气力尽”解的“滩”,而《全唐诗》包括白居易诗中的“滩”与敦煌变文中的“滩”,词义是不一样的,不能释为“气力尽”。郭在贻先生(1986)论述“训诂的方法”时曾强调“联系全书用语之例,能使我们避免主观性、片面性,实为训诂学的重要方法”,并且以“通观全部屈赋用词之例”的方法否定了将《离骚》“志”释为“帜”的旧说。我们解释“滩”字时,同样不能违背这一重要方法与原则。

既然“滩”不能释为“气力尽”,那么能否释为“水奔”呢?景凯旋先生(1999)据《广韵》《集韵》释“滩”为“水奔”,且举吴融《书怀》“滩响忽高何处雨,松阴自转远山晴”为例。此说很可能是受到蒋礼鸿先生(1982)的影响,然而景先生的新证似是而非,问题也正出在所举例证。《汉语大字典》“滩”字列有四个义项,然而综观《全唐诗》,“滩”字只能归纳出下列两个义项:

①水中的沙石堆或水浅多石而水流很急的地方。例如钱起《江行无题一百首》:“滩浅争游鹭,江清易见鱼。”李涉《竹枝词》:“荆门滩急水潺潺,两岸猿啼烟满山。”

②水边泥沙淤积成的平地。例如岑参《江上阻风雨》:“云低岸花掩,水涨滩草没。”李白《送殷淑三首》:“醉歌惊白鹭,半夜起沙滩。”

①②两个义项的关联是显而易见的,有水即是①,水退或无水即是②。至于《汉语大字典》所列“尽”之义项、“水奔流貌”(音nàn)之义项,在《全唐诗》中一例也找不到。关于“尽”之义项,《汉语大字典》所举书证、例证是:唐玄应《一切经音义》卷十七“涒滩”注引李巡:“滩,单,尽也。”《破魔变文》:“鬼神类,万千般,变化如来气力滩。”至于“水奔流貌”义项,各辞书则均无例证。《广韵·翰韵》《集韵·换韵》虽然都释“滩”为“水奔”或“水奔流貌”,但是景先生所举吴融《书怀》“滩响忽高何处雨,松阴自转远山晴”中的“滩”字却不是“水奔”义。

如前所归纳,“滩”字第一义项是“水中的沙石堆或水浅多石而水流很急的地方”,因而“滩”的特征是:水流急,会发出声响,声响往往很大。例如:

水色绕湘浦,滩声怯建溪。(杜牧《龙丘途中二首》)

野色亭台晚,滩声枕簟凉。(赵嘏《送权先辈归觐信安》)

霞焰侵旌旆,滩声杂管弦。(姚鹄《奉和秘监从翁夏日陕州河亭晚望》)

楚色忽满目,滩声落西楼。(李群玉《江楼独酌怀从叔》)

堰绝滩声隐,风高树影深。(王勃《深湾夜宿》)

岳寒当寺色,滩夜入楼声。(李郢〈宿怜上人房〉)

稻花秋雨气,江石夜滩声。(元稹《遣行十首》)

夏尽滩声出,潮来日色微。(姚合《送清敬阇黎归浙西》)

雨助滩声出,云连野色深。(赵防《秋日寄弟》)

树色秋帆上,滩声夜枕前。(张祜《送曾黯游夔州》)

山色轩槛内,滩声枕席间。(岑参《初至犍为作》)

枕外江滩响,窗西树石阴。(齐己《题无余处士书斋》)

酒影摇新月,滩声聒夕阳。(岑参《梁州陪赵行军龙冈寺北庭泛舟宴王侍御》)

水气清晓阴,滩声隐川雾。(萧颖士《舟中遇陆棣兄西归数日……》)

官舍临江口,滩声人惯闻。(岑参《江行夜宿龙吼滩临眺思……》)

溪雨滩声急,岩风树势斜。(杜牧《宿东横山濑》)

前滩急夜响,密雪映寒灯。(杜牧《襄阳雪夜感怀》)

汹汹滩声急,冥冥树色愁。(李频《八月上峡》)

咆哮七十滩,水石相喷薄。(李白《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

滩声依旧水溶溶,岸影参差对梵宫。(栖蟾《再宿京口禅院》)

绿荫十里滩声里,闲自王家看竹来。(李群玉《题王侍御宅》)

江上修持积岁年,滩声未拟住潺湲。(贾岛《题童真上人》)

七里滩声舜庙前,杏花初盛草芊芊。(温庭筠《敬答李先生》)

七里滩波喧一舍,五云溪月静三更。(皮日休《鲁望以轮钩相示缅怀高致因作三篇》)

高柳断烟侵岳影,古堤斜日背滩声。(刘沧《下第东归途中书事》)

经窗月静滩声到,石迳人稀藓色交。(杜荀鹤《赠元上人》)

夜来孤馆重来宿,枕底滩声似旧年。(王周《再经秭归二首》)

若论巴峡愁人处,猿比滩声是好音。(熊孺登《蜀江水》)

黄牛峡静滩声转,白马江寒树影稀。(杜甫《送韩十四江东觐省》)

请注意,尽管“滩”的特征是水流急,会发出声响,声响往往很大。但是,上述各句中的“滩”字,无一例外都是名词而不是形容词。换言之,“滩”是“急流”、“急水”而不是“水急”、“水奔”,是偏正式而不是主谓式。王力先生《同源字典》:

《说文》:“湍,疾濑也。”段注:“疾濑,濑之急者也。”《广雅·释水》:“湍,濑也。”……《淮南子·原道》:“朞年而渔者争处湍濑。”注:“湍濑,水浅流急,少鱼之处也。”……《汉书·沟洫志》颜师古注:“急流曰湍。”……《广韵·平声·寒韵》:“滩,水滩。”《去声·翰韵》:“滩,水奔。”《增韵》:“滩,濑也。”按,“滩濑”的“滩”是后起字,是“湍”的音转。唐崔道融《溪夜》诗:“却放轻舟下急滩。”《说文》:“濑,水流沙上也。”(574-5页)

王力先生主编《王力古汉语字典》也认为“湍、遄、濑、滩”是”同源字:

“遄”为“疾速”之义,“湍”、“滩”为急流。《淮南子·说山》:“稻生于水而不能生于湍濑之流。”高诱注:“湍,急水也。”《广韵·翰韵》:“滩,水奔。”“濑”为来母月部,与“湍”透来旁纽,元月对转,两字互训。《广雅·释水》:“湍,濑也。”《楚辞》战国屈原《九歌·湘君》:“石濑兮浅浅。”王逸注:“濑,湍也。”(610页)

再看唐诗用例,崔国辅《石头滩作》,诗题“滩”一作“濑”;张谓《读后汉逸人传二首》“于今七里濑”,“濑”一作“滩”;孟浩然《经七里滩》“复闻严陵濑,乃在兹湍路”,“严陵濑”又作“严陵滩”,罗隐有《严陵滩》诗;李冶《三峡流泉歌》“回湍曲濑势将尽”,皇甫冉《杂言月洲歌送赵冽还襄阳》“流聒聒兮湍与濑,草青青兮春更秋”,“湍”“濑”对文同义;陈陶《上建溪》“已判猿催鬓先白,几重滩濑在秋天”,“滩”“濑”连文同义;严维《一字至九字诗联句》“静听林下潺湲足湍濑”,“湍”“濑”连文同义。如此看来,正因为“滩”是水浅多石而水流很急的地方,所以仅仅说“滩”是“水滩”(《广韵·寒韵》),则不足以表明它的性状特点,因而《广韵·翰韵》《集韵·换韵》还都释“滩”为“水奔”或“水奔流貌”,然而我们应理解为“水奔之处”或“水奔流处”或“急流”、“急水”。回头再看景先生所举吴融《书怀》“滩响忽高何处雨,松阴自转远山晴”,“滩响”之“响”即“声”,例如王维《游化感寺》:“谷静唯松响,山深无鸟声。”又《早秋山中作》:“草间蛩响临秋急,山里蝉声薄暮悲。”“滩响”与“松阴”对仗,都是偏正结构,“滩”也只能是名词“急流”、“急水”,而不可能是“水急”、“水奔”。换言之,“滩”用为“水奔”、“水急”,在《全唐诗》中找不到一例。这与释“滩”为“气力尽”却在《全唐诗》中找不到一例一样,是相同的失误。

再看“冰下难”。段玉裁、陈寅恪说影响很大,除了高步瀛《唐宋诗举要》等少数几家作“水下滩”外,现代注家、选本大多从段、陈作“冰下难”,例如朱金城《白居易集笺校》、王汝弼《白居易选集》、霍松林《白居易诗选译》、顾学颉、周汝昌《白居易诗选》、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唐诗选》、马茂元《唐诗选》、阎简弼《唐诗选注》、武汉大学中文系《新选唐诗三百首》、上海辞书出版社《唐诗鉴赏辞典》、吴熊和主编《唐宋诗词评析词典》、张燕瑾《唐诗选析》。只是金性尧先生(1993)对“冰下难”曾作质疑:

段玉裁说“昔年曾谓当作泉流冰下难”,固可备一说,然“水下滩”尚能状乐声如流水之经沙滩那样幽咽,是听的人从听觉直接得来,“冰下难”并不能产生听觉,只是意识上的联想。

景凯旋先生(1999)也认为若作“泉流冰下难”,一是与下文“冰泉冷涩”同说一端,语义重复;二是从诗歌的语言看,“滑”字形容精妙,而“难”字却非一描写性的词,显得笨拙空泛,并不高明。

二位的质疑都很有道理。金先生说“‘冰下难’并不能产生听觉,只是意识上的联想”,的确如此。“渭水冰下流,潼关雪中启”(王维《别綦毋潜》),只说“水流”,未闻“水声”;“水声冰下咽,砂路雪中平”(刘长卿《酬张夏雪夜赴州访别途中苦寒作》),“咽,声塞也。”(《集韵·屑韵》)正因为在冰下,“水声”未必听得到;“云昏无复影,冰合不闻湍”(虞世南《拟饮马长城窟行》),“冰合”后就连湍急的水声也听不到。然而赞同“冰下难”的学者如霍松林先生(2000)是这样解说的:“‘间关’之声,轻快流利,而比之为‘莺语花底’,视觉形象的优美强化了听觉形象的优美。‘幽咽’之声,悲抑梗塞,而比之为‘泉流冰下’,视觉形象的冷涩强化了听觉形象的冷涩。”两相比较,金先生的质疑应该更有道理,然而我们因此就否决“冰下难”,理由仍不够充分。至于景先生说“‘难’字却非一描写性的词,显得笨拙空泛,并不高明”,可这并不能排除“难”与“滑”相对。形容莺语、鸟声时往往用“涩”、“滑”这一对反义词,例如“莺声涩渐稀,早梅迎夏结”(白居易《春末夏初闲游江郭二首》),“影迟新度雁,声涩欲啼莺”(白居易《早春独游曲江》),“金簧如语莺声滑,可使云和独得名”(和凝《宫词百首13》),“春入神京万木芳,禁林莺语滑”(和凝《小重山》);“难”、“涩”亦可对仗,例如“迎风莺语涩,带雨蝶飞难”(姚合《春晚雨中》),“涩”者“滑”之反,则“难”不妨与“滑”相对。段玉裁说“难与滑对……形容涩滑二境,可谓工绝”,“工绝”未必,但“难”与“滑”不妨相对。可见金、景二位先生的质疑尚未命中“冰下难”的要害。

那么,“冰下难”的要害是什么呢?陈寅恪先生(1978)、景凯旋先生(1999)都赞同段玉裁的思路,其前提都是段玉裁的质疑:“‘泉流水下滩’不成语,且何以与上句属对?”郭在贻先生(1985)虽然反对段玉裁读为“冰下难”,但他认为:“从诗的结构来看,上句说‘莺语花底’,下句说‘泉流冰下’,对应得异常工整。”分明也是着眼于对仗的。认定“‘泉流水下滩’不成语”,这是段玉裁要求与上句“莺语花底滑”属对的结果。在段玉裁看来,“间关”一联必定是对仗的,因而“泉流水下滩”就“不成语”了。问题在于“间关”一联是否必定对仗,如果不是,则“幽咽泉流水下滩”就可以切分为“幽咽泉流/水下滩”——如幽咽泉流、如水下滩。这么一来,段玉裁“‘泉流水下滩’不成语”之论、郭在贻先生(1985)关于“‘泉流水下’的说法是不通的,泉也是水,不能说水流于水下”的质疑,也就统统化解了。如此摹写琵琶音调,怎会“不成语”呢?

“间关”一联是否必定对仗呢?答案是否定的。从汉语诗律学角度看,《琵琶行》属于古体诗。王力先生(1989)将《琵琶行》列为“入律的古风”,并逐句作了分析:

全诗共八十八句,入律者三十句,似律者二十三句,仿古者三十五句。较《长恨歌》为近古。拗粘二十处,拗对十六处。一韵四句者八处,两句者八处,六句者一处,十六句者一处,十八句者一处。全篇平仄韵相间,较《长恨歌》为格律化。

王力先生(1989)的分析表明,“幽咽泉流水下滩”是律句,而“间关莺语花底滑”却是古句(拗句)。王力先生(1989)论“古体诗的对仗”说:

律诗的对仗,唯求其“工”;古风的对仗,唯求其“拙”。……另一种拙对是半对半不对。这又可以细分为三类:(一)上半对,下半不对;(二)下半对,上半不对;(三)中间对,两头不对。

“上半对,下半不对”最普通的例子是:七言上四字相对,下三字不对。例如:

男儿在世无产业,行子出门如转蓬。(李颀《欲之新乡》)

郑国游人未及家,洛阳行子空叹息。(李颀《送陈章甫》)

宅中歌笑日纷纷,门外车马如云屯。(高适《邯郸少年行》)

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梦思。(李白《忆旧游》)

赤霄悬圃须往来,翠尾金花不辱辞。(杜甫《赤霄行》)

既然“幽咽泉流水下滩”是律句,而“间关莺语花底滑”却是古句(拗句),那么,这两句对仗的可能性就极小,很有可能就是上四字相对、下三字不对的“拙对”。[3]果真如此,则“幽咽泉流水下滩”就是“幽咽泉流/水下滩”——如幽咽泉流、如水下滩;正如《琵琶行》另一句“铁骑突出刀枪鸣”——如铁骑突出、如刀枪鸣,又有何不可?实际上,前人注释亦不乏作“水下滩”解者,如清王文濡《历代诗评注读本》:“言弦声如泉声下滩,幽静而咽。”清章燮《唐诗三百首注疏》:“大珠、小珠、莺语、流泉、下滩,皆状琵琶之声。”林庚、冯沅君先生主编《中国历代诗歌选》上编(二):“水流下滩与泉流涧石都是幽咽之声。”

再说“幽咽泉流水下滩”是否应该切分为“幽咽泉流/水下滩”。先看“幽咽泉流”,以“幽咽”形容“泉流”,唐诗中习见,例如“泉晚更幽咽,云秋尚嵯峨”(宋之问《别之望后独宿蓝田山庄》),“寒泉幽咽流不住”(朱湾《寒城晚角滑州作》)。值得注意的是唐诗中的“下滩”:

①故国初离梦,前溪更下滩。(杜牧《寝夜》)

②崩云下滩水,劈箭上浔江。(柳宗元《答刘连州邦字》)

③渔人抛得钓筒尽,却放轻舟下急滩。(崔道融《溪夜》)

④山响疏钟何处寺,火光收钓下滩船。(熊皎《湘江晓望》)

⑤愁见瘴烟遮路色,厌闻溪水下滩声。(薛逢《醉中看花因思去岁之任》)

①②句是水“下滩”,③④句是船“下滩”,而⑤句尤其富于启发:“滩”是“水浅多石而水流很急的地方”,“溪水下滩声”指溪水从滩上流下的声响。然则《琵琶行》“水下滩”不妨说是水从滩上流下的声响。事实上,白居易对“滩”可谓情有独钟:“料得此身终老处,只应林下与滩头”(《池畔逐凉》),“林下水边无厌日,便堪终老岂论年”(《池上即事》)。他的《新小滩》吟道:“石浅沙平流水寒,水边斜插一渔竿。江南客见生乡思,道似严陵七里滩。”他在一首诗中说“滩声”“满耳潺湲”(《香山避暑二绝》),在另一首诗中说“激濑含宫徵”(《李庐二中丞各创山居俱夸胜绝然去》),更有一首七绝以《滩声》为题:

碧玉班班沙历历,清流决决响泠泠。自从造得滩声后,玉管朱弦可要听。

“碧玉班班沙历历”、“清流决决”都是“滩”中所见,“响泠泠”的是“滩声”。由于“滩”发出的声响是丰富的,滩声如何动听不作正面描写,只是说“玉管朱弦可要听”。“玉管朱弦”泛指管乐器和弦乐器,当然也包括琵琶。白居易不仅称赞“玉管清弦声旖旎”(《与牛家伎乐雨夜合宴》),而且有许多诗篇描写这美妙动听的“玉管朱弦”;“可要”犹云岂要或哪要(见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自从造得滩声后”,连“玉管朱弦”都不要听了、都无所谓了,这“滩声”何等美妙!如此美妙的“滩声”用来形容琵琶之声,岂不是天然绝配?

王云路先生(1999)赞同“水下滩”说,认为“正形容水流经过浅滩时发出的急而涩滞的声音”:

《梁诗》卷二十五梁元帝萧绎《巫山高》:“巫山高不穷,迥出荆门中。滩声下浅石,猿鸣上逐风。”“滩”本指江河中水浅多沙石而流急之处,又转指此处水流声。上引梁诗即其例。唐白居易《琵琶行》:“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滩”正形容水流经过浅滩时发出的急而涩滞的声音,与“滑”所形容的顺畅流利的声音正相对应。韩愈《宿龙宫滩》:“浩浩复荡荡,滩声抑更扬。奔流疑激电,惊雷似浮霜。”亦其例。

这一解说平实而恰切。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形容水流经过浅滩时发出的急而涩滞的声音”的,是“水下滩”而不是“滩”。上文我们已论证“滩”为“急流”,若“滩”为“水流声”,则“滩声”之“声”字不便处置;显然萧绎《巫山高》、韩愈《宿龙宫滩》中的“滩声”即是吴融《书怀》的“滩响”,也无异于上文所举唐诗“滩声”诸例。

既然“幽咽泉流水下滩”形容琵琶之声如幽咽泉流、如水下滩,那么这“水下滩”,可以是白居易《滩声》所描述的“清流决决响泠泠”,可以是金性尧先生(1993)所说的“状乐声如流水之经沙滩那样幽咽”,或者如葛兆光先生(1999)所说的“形容琵琶声涩咽沉重像泉水滞流于滩石之上”。可是这一意思前半句“幽咽泉流”已足以表达,因而“水下滩”不如理解为“似水从滩上流下的声响”。水下滩,势头急;因而这滩声,声响大,王云路先生所引韩愈《宿龙宫滩》“浩浩复汤汤,滩声抑更扬”以及李白《下泾县陵阳溪至涩滩》“涩滩鸣嘈嘈”,差可比拟;“幽咽泉流水下滩”,形容琵琶声一幽一响。程千帆、沈祖棻先生(1983)注解说:“幽咽,泉水流得不畅,形容声音很低的样子。但水下滩时,势头急,声音很大,与幽咽泉流不合,因此,水下滩似当作冰下难,与上句花底滑相对为文。”显然注意到了“水下滩”和“幽咽泉流”的不同,然而囿于段玉裁“属对”之说,一间不达。

回头再看陈寅恪先生(1978)对于“水下难”的“申证其义”。的确,白居易“间关”

二句可能受到元稹《琵琶歌》“冰泉呜咽流莺涩”意象的影响与启发。但是,陈先生所说“‘冰泉呜咽流莺涩’一句实为乐天‘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二句演变扩充之所从来”的论断,却不能证明《琵琶行》当为“冰下难”。众所周知,白居易与元稹在诗坛上齐名并称“元白”,而从诗作的流行而言,白诗超过元作。白居易对此也是颇为自负的,他在《与元九书》中说:“及五六岁,便学为诗……其余诗句,亦往往在人口中……及再来长安,又闻有军使高霞寓者,欲聘倡妓,妓大夸曰:‘我诵得白学士《长恨歌》,岂同他妓哉?’由是增价。又足下书云,到通州日,见江馆柱间有题仆诗者,复何人哉?又昨过汉南日,适遇主人集众乐,娱他宾,诸妓见仆来,指而相顾曰:‘此是《秦中吟》《长恨歌》主耳。’自长安抵江西,三四千里,凡乡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题仆诗者,士庶、僧徒、孀妇、处女之口每每有咏仆诗者。”同时,白居易与元稹唱和之诗,“自衣冠士子,至闾阎下俚,悉传讽之”(《旧唐书·元稹传》)。试想,有元稹《琵琶歌》在前,白居易即使受其影响作《琵琶行》,也不至于造句用语竟与元诗如出一辙。诚如陈先生所说,是“演变扩充”、是“扩一而成二句”,那么其中就有了“变”的因素:元诗作“流莺涩”,白诗变作“间关莺语花底滑”,陈先生不是说这“自较元作更精进”了吗;然则元诗作“冰泉呜咽”,白诗岂能必是“冰下难”?白诗变作“幽咽泉流”之后再以“水下滩”声予以形容,这一可能不是更大吗?毕竟这是创作不是扩写,何况白居易对“滩声”的喜好及其相关诗作,是更有说服力的。

至于景凯旋先生赞同蒋礼鸿先生说,引欧阳修《李留后家闻筝》诗“緜蛮巧啭花间舌,呜咽交流冰下泉”以证“冰”字为是。我们认为,这只是可能,并非必然。欧阳修“緜蛮巧啭花间舌,呜咽交流冰下泉”,上句与“间关莺语花底滑”意象相同;而下句——即使白诗作“幽咽泉流冰下难”——更像是从元诗“冰泉呜咽流莺涩”前半句“冰泉呜咽”直接“演变扩充”而来。况且欧阳修似乎很喜欢用“冰下”,如《和游午桥庄》:“鸟哢林中出,泉声冰下流。”《初晴独游东山寺五言六韵》:“冰下泉初动,烟中茗未芽。”范成大《十二月十八日海云赏山茶》:“天南腊尽风晞雪,冰下春来水漱沙。”又《次韵王正之提刑大卿病中見寄……》:“拟题忆鄞句,思咽冰下泉。”这些“冰下”同样不足以证明《琵琶行》必定作“冰下”。钱钟书先生学识渊深,博览群书,列举不少宋人诗和词中的有关句子,但这与其证明宋代流行的本子都作“冰下难”,不如表明宋人诗词好用“冰下”句式或意象,毕竟唐诗“水下滩”句式、白居易对“滩声”的喜好及其相关诗作更是直接证据。

总而言之,白居易《琵琶行》“水下滩”虽然一向因版本不同而有异文,但是这三字本自平常,无须深求。自从段玉裁将“幽咽泉流”与“水下滩”捏合一块,且以“属对”刻板要求,从此治丝益棼,竟至于如景凯旋先生所说“‘水下滩’三字殊不可解”。如果说段玉裁释作“冰下难”勉强还能说通,那么释作“冰下滩”无论释“滩”为“气力尽”还是“水奔”、“流动”,都不符合唐诗原意,都是不能成立的。

百科知识点-白居易《琵琶行》水下滩训释平议学大教育网为大家带来过了,文学知识是考试经常考察的内容,希望大家能够注重课下积累,从而掌握更多的文学知识。

更多上海教育动态上海小学最新资讯上海初中最新资讯上海高中最新资讯上海小升初最新资讯上海中考最新资讯上海高考最新资讯 等最新资讯信息,请关注上海中小学教育网

查看更多上海文学百科最新消息》
最后阅读完本文(百科知识点-白居易《琵琶行》水下滩训释平议)之后,学大教育的小编将为大家推荐更多的相关文章,内容相当精彩,一定不要错过。

学大辅导热线:

《热点聚合》:百科知识点大全

热门课程推荐

  • 2017小学一年级英语预备班
    2017小学一年级英语预备班
  • 剑桥国际少儿英语预备班
    剑桥国际少儿英语预备班
  • 小学一年级英语综合培优班
    小学一年级英语综合培优班
  • 小学二年级英语综合培优班
    小学二年级英语综合培优班

学大教育文章版权及声明

用微信扫一扫

学大教育